真·潮!潮宗街即将巨变!
专栏:聚焦城市
发布日期:2019-11-13
阅读量:625
作者:长沙晚报
收藏:
潮宗街历史文化街区内的街景楠木厅旧址。紧扣“生活的宜居性、风貌的完整性、历史的原真性、文化的地域性、街区的活力性”的原则,片区采取保留、维护、改建的方式开展有机更新,预计到2019年底基本完成。

日前,开福区政府向全球文创设计大咖发出邀约,以“免租两年”“财政奖励”“贷款财政贴息”等一系列优惠政策,吸引专业文化创意设计企业入驻潮宗街历史文化街区,让历史文化和设计创意碰撞,建设文化新地标和创意设计产业新高地。


15处文物古建为设计师添灵感


湘军名宿左宗棠徜徉潮宗街石板路,清代重臣、文化名家刘权之曾寓居连升街,晚清军机大臣瞿鸿禨曾在寿星街上吟诗作赋,近代更是有明德学堂和文化书社加持,潮宗街街区自古以来就很“潮”。


潮宗街历史文化街区里保存完好的韩国“国父”金九活动旧址。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李卓 摄


如何让有机更新后的潮宗街历史文化街区业态上更新,文化上更“潮”?


开福区政府摈弃历史老街建设全国“一张脸”的做法,打造创意设计集聚区,以连升街为主阵地,让文化与创意在潮宗街飞扬。


潮宗街街区内拥有3处不可移动文物、2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0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和多处历史建筑,街区历史底蕴深厚、文化氛围浓郁。连升街全长约200多米,拥有物业25处,建筑面积约3000多平方米,毗邻长沙核心商圈五一商圈及万达商业广场,区位优势明显,交通便利,周边服务配套完善。


以此为核心,重点引进工业、平面、时尚、建筑、工程、影视动漫、游戏等领域专业文化创意设计企业入驻,历史文化元素将成为文创单位和设计师的灵感来源,创新创业氛围浓厚。


被摩登大厦包围的潮宗街历史文化街区,文化积淀深厚,区位优势突出,是文创设计机构入驻的好码头。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李卓 摄


两年免租重奖人才老街变创意高地


日前,开福城投集团发布《关于支持潮宗街打造创意设计集中区的实施意见》,出台了十五条优惠政策,让历史文化积淀深厚老街迸发新的创意活力,实现历史文化与创意文化的交融。


潮宗街历史文化街区内的街景楠木厅旧址。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李卓 摄


“十五条”中最具吸引力的无疑是两年免租的政策优惠。根据政策,凡达到准入条件的入驻文创、设计企业,所承租面积小于或等于300㎡的,给予2年免租期(含装修期)。承租面积大于300㎡的,在300㎡面积之内按前款规定享受免租期。


政策还明确,三年以后,对实缴区级财力贡献超过50万元,保持正增长且年度增长10%以上的创意设计企业,给予企业实缴区级财力贡献增长部分50%的奖励。对符合条件的创意设计企业,贷款按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的50%实行财政贴息,单个企业贴息总额20万元以内。


对设计大咖、高级人才亦有重奖:企业年度实缴区级财力贡献30万元(含)-100万元、100万元(含)-500万元、500万元(含)以上的,给予企业高管、高级专业人才年度个人区级贡献部分的100%奖励


潮宗街上的悠悠青石板路,烙上无数历史文化名人的足印。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李卓 摄



关于潮宗街,

你了解多少?


往昔


潮宗街因临城门潮宗门而名,又名草场门正街,位于开福区,东起湘江路,西止黄兴北路 ( 原北正街 ),是长沙城仅存的4条古麻石街之一,原长511米,今存约400米,宽9米,为旧时最宽的街道,也是明清长沙县署所在地,是千古名城长沙的一个重要区域,是一片充满着历史风韵、文化底蕴十分丰厚的土地。



明清时期,潮宗街街巷格局已经形成,东西向的潮宗街、连升街、楠木厅,南北向的福庆街、接贵街、寿星街、永清巷,城墙下的草墙湾,城墙外的草下河街等,梓园巷、九如里、潮宗里、群胜里等小巷把它们连在一起,纵横交错,密如蛛网,构成这一街区繁密的肌理,绵延至民国时期,至今骨架犹存。


今朝


根据2012年出台的《长沙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长沙在老城区规划中划定了两大历史文化街区,一个是太平街,另一个便是潮宗街。紧扣“生活的宜居性、风貌的完整性、历史的原真性、文化的地域性、街区的活力性”的原则,片区采取保留、维护、改建的方式开展有机更新,预计到2019年底基本完成。



潮宗街历史文化街区,是长沙的文脉传承所在。片区处于营盘路、湘江中路、中山西路和黄兴北路四条城市主干道的围合区域,总用地面积24.78公顷,内有不可移动文物3处、省级文保单位2处、市级文保单位10处、近100处历史建筑,包括金九活动旧址、真耶稣教会堂、民国旅社及戏台、陈云章公馆、连升街4号民居、连升街33号民居、连升街85号民居、连升街52号民居、连升街 54 民居、九如里2号公馆、九如里4号公馆、九如里6号公馆等。


金九活动旧址位于楠木厅6号,为一复合公馆建筑,建于20世纪30年代。石库大门内有小天井,二至三层,木构楼梯与地板,木板相隔房间,青砖白粉外墙。1938年,公馆曾一度成为韩国临时政府主席金九居所,并成为朝鲜革命党本部和韩国光复战线三党合一会场驻所。


市住建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在道路建设中以街道概念取代道路概念,拆除部分围墙,开放公共空间,充分利用建筑前区,打造具有良好步行体验的开放式整体街道。针对区域内大部分道路人车混行的情况,项目确定一期15条主要街巷,仅潮宗街、福庆街作为机动车通道,其余街巷禁止机动车进入,仅供慢行使用。同时,考虑该街区以慢行交通为主,在街区主干道外围拟布局3个停车场,营造外快内慢的街区生活。

街区还打造了时务学堂纪念馆、瞿鸿禨广场、九如里广场等众多公共空间和景观广场,为人们提供一个适合交流、散步的空间。 


潮宗街历史文化街区将按照“有机更新”模式打造成开放式街区。图为街区内新增的楠木厅公共空间。 长沙晚报记者 陈焕明 通讯员 谷莎 摄影报道

                        

2019年7月19日,联合国人类住区规划署(UN-Habitat,以下简称“联合国人居署”)亚太区域办事处高级人居官员Bruno Dercon和开福区委副书记、区长刘拥兵签署合作协议,湖南首个联合国人居署城市更新指导项目落户开福区。联合国人居署将对潮宗街历史文化街区有机更新项目进行技术及政策指导,争创中国历史文化街区、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和迪拜国际改善居住环境最佳范例奖。

签约现场,湖南首个联合国人居署城市更新指导项目落户开福区。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李卓 摄


根据合作协议,联合国人居署将邀请开福区人民政府参加世界城市日、场所营造周、世界城市论坛等活动,助推街区争创中国历史文化街区、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和迪拜国际改善居住环境最佳范例奖。其中,迪拜国际改善居住环境最佳范例奖简称迪拜奖,由联合国人居署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迪拜市政府于1995年设立,旨在奖励在人类居住条件的改善及可持续发展方面做出杰出贡献的项目。到目前为止,已经有来自全球140个国家的2100多个项目提出申报,最终获奖的项目只有50个,我国先后有7个项目获此殊荣。


潮宗街的老时光

朱见开


潮宗街。摄影:罗斯旦 


在潮宗街行走,时光从脚底慢下来,恍若身在清末民国。


街道麻石铺就,两边粗壮的法国梧桐枝叶搭连,遮天蔽日。适逢雨天,可撑一把伞,雨点顺着树叶打在伞上,敲打出古筝轻弹的声响。若是睛天,有阳光零零碎碎地落在青石板上,一脚踩上去,似乎有金属的声音悦于耳际。行人不多,跫跫足音仿佛被一只手拉长,拉细,伸到街的另一头去了。沧桑的烟雨、岁月的阳光就这么缓缓地在眼前铺展。


潮宗街一带的房子有些低矮,有些拥挤,还有些破败,一色青砖木构的三层小楼,斑驳的朱漆木门、花岗石的门楣、镂花的木窗棂、逼仄的阳台,一座城市的古色古香从潮宗街洇晕开去。那些清末或民国的老房子,墙砖有些风化,潮润的墙根爬满青苔,有些许不知名的瘦瘦的小树、小草在墙缝里探头探脑,似乎在张望来来往往的过客。在我举起相机捕捉潮宗街苍老倦缩的身影的时候,一位年轻漂亮的姑娘用一根木条支起镂花的窗棂,她端一把竹躺椅,坐在阳台,给我打了一个浅笑、和善的照面,潮宗街让人顿生回到老家的亲切,那个阳台上的女孩美得如同梦里的青梅竹马的邻家妹妹。


潮宗街适合做梦,适合发生缠缠绵绵的故事。借梧桐树叶剪碎的阳光,端一把柳木靠背椅旁一位耄耋老人坐下,自有故事从他没有牙齿的嘴皮子里吐出来。早在明清时期,水气充盈的潮宗街已是满目繁华,长沙县衙设在这里,靠一头伸入湘江边上的青石板街道兴盛的米市、茶肆挤在这里,镶边的酒旗在屋檐下招展,晕晕的红灯笼映照着一条街市的风花雪月。湘女多情啊!在日落麓山的时候,一条条运载大米、茶叶的帆船一字排开,锚在躬身湘江的柳树底下,人们兴致冲冲上岸,沿着青石板走在悠扬的吆喝里,寻找一双双顾盼生辉的、熟悉的眼睛。故事的活色生香与曼妙凄美在潮宗街如何上演可任你展开想象,所以,明清时期或民国年代,在潮宗街,一个转弯,不小心你就转到烟花柳巷里去了。


其实,街巷里住的更多的是寻常百姓,他们在这里开茶肆酒楼,开米行茶行,开手艺作坊,开客栈钱号,是他们将一条街经营出了一股鼎盛的人间烟火味,或许正是这种人间烟火味,才有一条条街巷不顾曲曲折折通向这里,三贵里、九如里、连升巷、梓园里、寿星街,像它一手带大的一群弟弟,和它牵手搂腰,跟前顾后,如影随形,潮宗街在古老的长沙县城真的是摆足了派头与气概。现在我们走在潮宗街,依然还可以通过临街的铺面那一扇扇朱漆斑驳的大门窥见它非同等闲的风骨。


但是潮宗街没有傲气,它脾性平和,官宦仕子、名姓望族、三教九流、市井小民,甚至青楼女子,都能在这里找到立身安命之所。清末重臣瞿鸿机的旧宅就位于潮宗街与寿星街交叉之处,旧宅属典型的官宅,当时长沙人称“瞿相府”,相府坐南朝北,为一组二路三进四合院,其气势之恢宏我不想过多描述,现存的相府只有北房三间,且为民居,堂堂相府早已沦为寻常百姓之家,或许这是光绪年间先后出任工部尚书、军机大臣、政务大臣、外务部尚书等要职,晚清立宪派代表人物瞿鸿机没有想到的。伫立在相府北房门口,由不得人不生出物是人非、世事难料、风水轮回的感慨。


在潮宗街,我找到了长沙文化书社的旧址。文化书社不是一个普通的书社,它是由毛泽东、何叔衡、易礼容、彭璜等17人发起,以传播新文化、新思想为宗旨的图书发行构,1920年9月9日在潮宗街正式开业。后来书社成为了中共湘区委员会的秘密联络点,1927年8月7日被国民党湖南政府下令查封。是不是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潮宗街是湖南革命思潮的策源地?


更为有趣的是,在文化书社的斜对面,潮宗街19号,矗立着一座清真耶稣教堂,教堂经历了80多年风雨的洗礼,依旧响彻着上帝的赞歌和众生的祷告。信仰的力量竟然如此顽强,让一座教堂在喧闹之中显得肃穆庄严,让我这个寄居长沙的过客在抚摸教堂的青砖石基时不敢有丝毫的轻狂之举。


我相信,在潮宗街相府,少年的瞿鸿机曾在深宅之中一遍遍诵读过四书五经等儒教经典;志向宏大的热血青年毛泽东和他志同道合的同志曾在这里传播他们信仰的马克思主义。是什么样的胸怀,让一条街包容了三种不同的思想形态?是不是湖湘文化的兼容并蓄?其实,潮宗街就是一个具体答案。潮宗街的胸怀就是湖湘人的胸怀,不同的文化和思想在这里可以交汇、融通,最终形成湖湘人包容的文化性格。


在潮宗街,还有几处地方是值得你我驻足、流连的,特别是那些来湖南旅游的韩国游客,即使行程再紧,也会挤出时间来潮宗街,他们来潮宗街是观光,更是为朝拜,朝拜他们的国父金九先生。从潮宗街往北随便穿过一条小巷子,你问,楠木厅巷6号“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在哪里,守着小摊的市民就会伸手一指,你顺着手指的方向,走不多远,一栋普通的红砖墙民居就在眼前,这就是金九先生一家人和他的同僚们生活、居住、工作的地方。据史料介绍,抗日战争时期,朝鲜以金九为首的反抗殖民主义爱国人士在上海成立了“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淞沪战争,上海沦陷,“大韩民国临时政府”辗转长沙。潮宗街,就这样与异国人民结上了友谊之缘。


另一处是潮宗街梓园巷民国旅社,民国旅社以戏楼出名。戏台在一个四合大院内,早已破败不堪。透过晕暗的青光,仿佛那些满座的喝彩和拖腔拉板的演唱还绕着四周的屋梁不曾散去。潮宗街的故事因为戏台有了韵味,好比临街炒货铺刚刚出锅的糖油板栗、五香瓜子,香且经嗑,现在的老潮宗街人还在津津乐道当年台上台下的风流。


街道向西,北侧尽头,耸立着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湖南分公司。作为曾是中国四大米市的长沙,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湖南分公司设立在以米市闻名的潮宗街是不是有一种认祖归宗的意思?


如果有,以湘江之水而兴盛的潮宗街理当是国际化大都市长沙的老祖宗了。在城市建设日新月异的长沙,在盖起一栋栋摩天大楼的时候,我们不能数典忘祖,将一条条老街冷落,任它们在林立的高楼大厦的脚下气若游丝,延口残喘,甚至无视它们的存在,以旧城改造的名义将它们从城市扫地出门。


建筑学家梁思成说过这样一句话,“建筑是一个民族文化的重要证据”。我想,潮宗街的那些老建筑是不是湖湘文化的重要证据?如果是,长沙作为一座历名文化名城,就有了文化的根基和历史的遗传,才变厚重,变得实至名归。

来源丨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李卓 陈焕明 通讯员 杨阳
上一页:提醒!长沙芙蓉大道这个路段全封闭!长达6个月!
下一页:再见了,西长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