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清复明、革命党、黑社会——湖南洪门发展史
专栏:湖南记忆
发布日期:2019-12-16
阅读量:851
作者:澳门金沙游戏
收藏:
孙中山、秋瑾、蔡元培,都曾加入洪门∨ 洪门与天地会、红花会等,是金庸武侠小说中经常出现的反清复明的帮派,历来人们只当传说。湖南巡抚端方闻迅,急忙下令提前处决,马福益于长沙浏阳门刑场英勇就义。

孙中山、秋瑾、蔡元培,都曾加入洪门


 

洪门与天地会、红花会等,是金庸武侠小说中经常出现的反清复明的帮派,历来人们只当传说。事实上,他们不仅真实存在,还与近现代革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仅仅在湖南,洪门就创造了无数血与火的传奇。



传说中洪门兴起于清初,以明太祖洪武为名,其后各自分散,形成不同的分支,其中较为人知的有漕帮、天地会、哥老会、袍哥会、三合会、安亲会、致公堂等反清复明组织,但是一致对外称“天地会”,对内称“洪门”


从最早的传说时代起,天地会就分为“五房”:长房蔡德忠(凤凰郡青莲堂,后系称天地会),二房方大洪(金兰郡洪顺堂,后系称三合会),三房胡德帝(莲章郡家后堂,后系称袍哥),四房马超兴(锦厢郡参泰堂,后系称哥老会),五房李式开(徳兴郡宏化堂,后系称小刀会)。


哥老会忠义堂


而盛行于两湖一带的是哥老会,同样发源于清初,是近代中国活跃于长江流域、声势和影响都很大的一个秘密结社组织。


也有人认为哥老会不属于洪门,而是与青帮、洪门并列的三大民间帮会组织,只是在晚清及民国年间,洪门、青帮与袍哥会互相渗透,一些帮会中人便竭力宣扬洪门、袍哥会源出一家,都是郑成功首创之说。


湖南的洪门(哥老会)在清代前期,事迹并不太显著,他们重新活跃,是在清末太平天国起义之后。而真正搅动近代风云,则是在与孙中山的革命党合作之后


1911年孙中山与温哥华洪门会员合影


反清复明,是这些帮会起源时的口号,但清朝统治时期,明朝皇室后裔都已经被赶尽杀绝,复明是绝对不可能的了,所以就只有反满兴汉。革命党与帮会虽然宗旨不同,但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推翻清朝统治。


孙中山在海外加入洪门,并由主盟人封其为“洪棍”(洪门三把手,掌管执法)。秋瑾、蔡元培等人的光复会也属于洪门外围组织。早期的革命党领导人,很多人加入了洪门,但因为其多少具有黑社会性质,加之革命党的新思想并不能被帮会所完全接受,于是与革命队伍渐行渐远。所以孙中山及以后的国民政府都对这段历史及其相关人物讳莫如深。

                        

湖南哥老会领袖马福益



辛亥革命中较早的三次起义,自立军起义、惠州起义、萍浏醴起义都是由革命党牵头,而起义主体都是帮会成员。其中,自立军起义与萍浏醴起义都与湖南哥老会关系密切。


就义前的马福益


湘潭人马福益,是一个魁梧有胆略、以侠义著名于乡的豪杰,成年后成为石灰窑总工头,处理纠纷得力,甚得人心。当时哥老会由各首领自行开堂放标,招收党徒。帮内有四大标志,就是所谓“山、堂、香、水”。1891年,25岁的马福益开堂放标,创立“回龙山”(又叫昆仑山),堂名为“忠义堂”。马福益势力逐渐扩大,遍于湖南的醴陵、湘潭、浏阳、江西萍乡,连江西湖北等省也有人加入,有人众万余,尤其是在湘赣边界,势力更为雄厚。


马福益威名远播,在哥老会内深孚众望。1894年,闽、赣、湘、鄂四省帮会一致推举马福益为领袖。1897年,他又被湖南、湖北两省哥老会各个山堂推选为龙头大爷,成为清末长江中下游地区极有势力的会党领袖。


唐才常


1900年,湖南浏阳人唐才常组织自立军,联络会党起事,马福益组织会众参与,并派人担任东、南、西、北四路总统。自立军起义失败,但他并未放弃反清志愿,砺兵秣马,伺机再起。


1904年春天的一个风雪交加之夜,革命党人、华兴会首领黄兴在刘揆一陪同下,身穿短衣,脚着钉鞋,头戴斗笠,步行三十余里,与马福益相见于湘潭茶园铺矿山一山洞中。马福益在矿山周围布置了会党成员严密防守,还命人在山凹雪深的地方挖了一个土坑,埋了几只雄鸡。在山洞里,黄兴与马福益正式结义,熊熊柴火将雄鸡烤熟后,就开怀畅饮,共议反清大计。他们商定,当年十月初十即慈禧70岁生日那天,在省府长沙炸死祝寿的文武官员,然后趁机起事夺取省城。


黄兴(左)与马福益山洞内见面场景


回来时,黄兴十分兴奋,写下了“结义凭杯酒,驱胡等割鸡”的诗句。但华兴会与哥老会的频繁活动,引起清廷注意,加紧了侦缉搜捕。九月初,一些会党头目先后在湘潭、醴陵、长沙等地被捕。黄兴、刘揆一逃赴上海,随后远走日本,马福益则避逃广西,起义流产。


不久,马福益辗转回湘东,以图再起,在萍乡车站被清兵发觉,手刃清兵六人后被捕。解往长沙时,清吏残忍地用铁丝穿过他的锁骨,以防逃脱。湘西、萍乡、醴陵等地会党纷纷起兵,向长沙集结,要围攻长沙城,救出马福益。湖南巡抚端方闻迅,急忙下令提前处决,马福益于长沙浏阳门刑场英勇就义。

              

哥老会萍浏醴大起义



马福益虽然就义,但其旧部肖克昌、李金奇在安源矿工中具有很大的号召力;龚春台、姜守旦、冯乃古在浏阳,李香阁在醴陵等县农民群众中尤有威信。


哥老会纪念章


马福益旧部以力量最强、人数最多的洪江会为基础,吸收哥老会的其他派别,组成了一个统一的会党组织——六龙山号洪江会。各派会党首领在萍乡蕉园举行开山堂大典即成立大会,推举龚春台作大哥,以忠孝仁义堂为最高机关,下设内八堂(即文案、钱库、总管、训练、执法、交通、武库、巡查)和外八堂(即第一至八路码头官),各司其职,设活动机关于麻石。然后众头领歃血为盟:“誓遵中华民国宗旨,服从大哥命令,同心同德,灭满兴汉,如渝此盟,人神共殛。”


但洪江会激进分子廖叔宝不听命令,自率二三千人,张开“大汉”白旗,提前发难。事已至此,蔡、龚等只得立即宣布起义,并约姜守旦、冯乃古同时举兵响应。一场声势浩大的武装起义就在这仓卒之中,于1906年12月正式爆发了。


萍浏醴起义形势图


接着,洪江会主力所在的浏阳、醴陵也先后发动起义,不到10天,起义军即达3万多人,声威播及长江中游数省。湘、赣两省官兵乱作一团,频频呼救,清廷连下“上谕”,急令鄂、湘、赣、苏四省速派得力军队,“飞驰会剿”,并调海军开赴九江、芜湖,为之壮胆。一时,清军集结达四、五万人。这是太平天国失败以后,清朝在南方出兵最多的一次


起义军寡不敌众而失败,龚春台、蔡绍南两人化装潜往冯乃古处,不幸蔡绍南在途中被捕牺牲,而冯乃古早在此之前已被清军诱杀,龚春台只得转入地下,潜往长沙,直到辛亥长沙起义时才又出现。


萍浏醴起义规模浩大,且从领导到底层都是哥老会,是名副其实的哥老会大起义。


焦达峰——哥老会出身的湖南都督


                      

萍浏醴起义的时候,浏阳青年焦达峰受黄兴委派,担任哥老会首领李经奇的联络参谋,焦达峰15岁就加入哥老会支派洪福会,此时渐渐崭露头角。起义失败后,焦达峰再到日本,进入东京东斌步兵学校。1908年,他回国创建共进会湖南总堂,任龙头大哥。与湖北共进会孙武、居正等商议两湖起义,订下“长沙先发难,武汉立即响应;武汉先发难,长沙立即响应”的盟约。


焦达峰


此时,革命党除了联络哥老会等会党外,早已重点渗透清朝新军,湖南新军军官陈作新即加入了革命党。1911年10月22日,在武昌起义十余天后,焦达峰率湖南新军第四十九标炮营进攻小吴门,陈作新率领第五十标进攻北门,两军攻破城门,又攻占军械局。城内巡防营宣布反正,巡抚余诚格逃窜。长沙起义成功,推举焦达峰和陈作新为正副都督。


起义后,哥老会会众纷纷涌入都督府,宣称“焦大哥当了都督,现在是我们洪门的天下了”,许多人跑来要官,甚至在都督府摆下桌椅板凳,装模作样的办公。会党匪气难改,影响了焦达峰的声誉。不久,焦达峰、陈作新即被反叛的军官杀害。

     

贺龙不止一次把一个地方的哥老会全部收编进红军


        

进入民国后,哥老会依然活跃。1913年, 在湖北恩施的一家茶馆里,17岁的贺龙结识了当地哥老会首领唐伯义,接受了哥老会杀富济贫、惩治贪官的主张,与父亲贺士道加入了哥老会。贺龙的姐夫谷绩廷也是湘西哥老会的首领。贺龙后来自己回忆说,“我16岁就当上‘十排老幺’”,不过,这其实是哥老会最低的职位。



贺龙两把菜刀闹革命的传奇也有哥老会参与。那时,贺龙躲在一个村子里,同哥老会的兄弟们策划起义,有几个国民党收税的来了,他就率领村里的几个人袭击收税的,用两把菜刀解除了他们的武装,缴获了手枪和步枪来武装他的第一支农民军。


后来,贺龙在哥老会中的名声遍及全中国。红军说,他可以手无寸铁地到全国任何一个村子里去,向哥老会说出自己的身份后,组织起一支部队来。哥老会的规矩和黑话很难掌握,但是贺龙曾经不止一次把一个地方的哥老会全部收编进红军。




1925年,洪门致公堂在国内成立中国致公党,当时的孙中山已经与会党“划清界限”,在广州建立了根据地,于是致公堂就找到了孙中山的对手陈炯明任该党总理。1949年致公党留在大陆,成为大陆的8个民主党派之一,而台湾的致公堂在当代也成立了中华民族致公党。


当代洪门游行


包括湖南在内的大陆会党,如洪门、哥老会、青帮、一贯道等,在解放后统统被定义为“反动会道门”,于是,洪门在大陆彻底消失。在港台及海外的洪门,则继续活动(香港洪门成为黑帮“三合会”),演绎着黑帮的传奇与腥风血雨。


本文主要参考资料:

埃德加斯诺《西行漫记》;

《南京大学教授孙江谈中国历史上的秘密结社》,《上海书评》,2016-08-21 ;

刘泱泱,《关于湖南哥老会起源问题的探讨》,《湖南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 1992年02期 。


END 

  • 本文由澳门金沙游戏CityMemory独家发布,作者 | 牧野,编辑 | 城小忆(微信号:chengshijiyiwh),未注明出处图片均源于网络。

往期精选


难忘北郊工人俱乐部 | 回味长沙的名老特小吃

纪念消失的长沙老街 | 长沙吉祥巷的百年记忆

长沙北郊和北郊名人故事 | 荷花池的老长沙味

如意街的传统与市井 | 儿童用品商店里的记忆

记忆中的中山路老商铺 | 致敬那远去的手艺人

蔡锷中路风情录 | 韵味马王街 | 长沙人吃得刁

长沙人第一次见火车 | 游开福寺,结交新河街

百年仓后街的非凡 | 长沙九龙仓下的老街记忆

松桂园与便河边往事 | 记忆中的黄兴路老商铺

长沙一世情 | 越堕落越快乐:长沙堕落街纪实

记忆中的北正街老商铺 | 郑寿山:登隆街杂谈

想要投稿

如果您对家乡有着特别的情感

并愿意分享您精彩生动的故事

(文字或图片)敬请发送到

citymemory@csjyds.com

我们会尊重和保证您的权益

上一页:课本里的湖南:不到潇湘岂有诗?
下一页:看湖南的“犹太人”——新化县人如何雄霸中国打印业!